短短幾天內,“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武裝連克數座伊拉克重鎮,並快速向首都巴格達挺進。18日,伊拉克政府正式請求美國空襲伊拉克境內的反政府武裝。有消息稱,美國F-18戰鬥機已開始在伊拉克上空巡邏。當前形勢下,美國會不會對向伊拉克出兵,如何出兵?
  作為把“反戰”當作競選理念的總統,奧巴馬當初好不容易將美軍從伊戰的沼澤里撤出,如果貿然折回,是對他的伊拉克撤軍和對敘利亞拒不出兵政策的一記耳光,意味著他立志做“結束美國海外戰爭的總統”的政治理想幻滅。不僅如此,一旦美軍“再回歸伊拉克”,必將對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產生影響,這從根本上與美國當前的“複蘇本國經濟,遏制中國崛起,重塑霸權秩序”的核心目標相違背。
  事實上,伊拉克局勢保持適度混亂正是美國“離岸平衡手”得以施展的重要因素。早在馬利基政府通過普選獲得伊政權初期,美國參議院就曾通過一項非約束性決議,希望在伊拉克實現鬆散聯邦制,並以教派和民族為劃分,實現什葉派、遜尼派和庫爾德人的三區分治。美國人打算通過這種方式給伊拉克和中東埋下一顆隨時可以遠程引爆的“遙控炸彈”,以此來增大自身在區域政治博弈中的籌碼。因而,對於善於“製造混亂”和“亂中取利”的美國而言,亂局本身不足以成為讓它再度出兵的理由。
  奧巴馬對ISIS的態度很矛盾:一方面,他不能接受恐怖勢力掌控伊拉克,更不能接受世界恐怖主義在這裡獲得肥沃的成長土壤;另一方面,他又想借極端勢力之手先鏟除掉阿薩德政權,再來坐收漁翁之利。這個矛盾就決定了,奧巴馬在“如何出手”的問題上至少會有兩個保留:
  美軍出手的具體方式將由接下來亂局的發展趨勢決定。如果亂局得到控制,美軍可能只會增加與伊軍隊的情報合作,增大對伊政府的資金、武器援助。但如果亂局繼續擴大和走向不可控,美軍很可能會用飛機對ISIS進行直接的打擊,或者派遣百人的特種部隊進入伊拉克。此外,不排除美軍會要求包括沙特、約旦和土耳其在內的國家提供直接的軍事支持。
  美軍出手的力度一定是有限的。對於美軍而言,打擊恐怖主義是常態化的行動,但這不意味著,美軍會在任何時間、地點,對任何恐怖組織都無條件進行打擊。從歷史經驗來看,恐怖勢力經常可以作為美國進行區域博弈的有力武器,例如,美蘇爭霸時,本·拉登就是美國的親密戰友;中美博弈中,“三股勢力”正是在美國的扶植下漸成氣候;ISIS不也是在美國的默許下才得以在敘內戰中恢復元氣的?對美軍而言,只要能讓 ISIS停止在伊的擴張,基本就算完成任務了,至於剩下的混亂,那恐怕恰是美國人“喜聞樂見”的。不僅如此,如果ISIS能帶著從伊繳獲的大量現金和先進武器回歸敘利亞,美國人恐怕還會暗地裡給予其支持。
  無論白宮怎樣選擇,伊拉克亂局已無法扭轉。一個原本統一、穩定(相對)的國家,因為美國的入侵,最終淪落到今天這步田地。除非出現一位在政治軍事上都擁有足夠威望和手腕的強人,否則,伊拉克這個曾經的文明古國,恐怕只能長期沉淪在混亂、衝突和分裂中。▲
  (作者是察哈爾學會研究員)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xw98xwgxc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