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014年6月12日,伊拉克摩蘇爾,伊拉克宗教極端組織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從伊拉克政府軍處搶奪車輛,開車游行。
  中新網6月16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16日文章稱,就像宿命一般,美國的確給伊拉克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分析稱,美國面臨著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以來的最大挑戰。也使奧巴馬政府的伊拉克撤軍充滿諷刺。奧巴馬政府極力要丟掉伊拉克這個負擔,卻成難以擺脫的燙手山芋。面臨中期選舉的奧巴馬,不得不將目光投向伊拉克,甚至考慮以“所有選項”來幫助伊拉克領導人。
  文章摘別人如下:
  “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這個極端組織,讓伊拉克重燃戰火,且成為馬利基政府的大患。這個組織占據著重要城市摩蘇爾,並逼近至伊拉克首都巴格達60公里處,雖然,另一個重要城市提克裡克被政府軍奪回,但伊拉克政府軍的士氣極度糟糕。一位伊拉克官員認為,3萬政府軍遭遇800叛軍,竟然落荒而逃。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馬利基政府依然一團散沙。伊拉克議會因為遜尼派和庫爾德議員缺席,而無法召開。倉惶無助之下,馬利基向美國求助,希望美國派空軍支援對叛軍予以空襲。
  觀察家認為,美國面臨著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以來的最大挑戰。也使奧巴馬政府的伊拉克撤軍充滿諷刺。奧巴馬政府極力要丟掉伊拉克這個負擔,卻成難以擺脫的燙手山芋。面臨中期選舉的奧巴馬,不得不將目光投向伊拉克,甚至考慮以“所有選項”來幫助伊拉克領導人。
  在伊美國軍人尚有3000餘名,負責美駐伊使館安全。從奧巴馬錶態和以往的美軍教訓看,美國恐怕不會派出地面部隊,可能採取軍機空襲的方式。這既可減少美國大兵傷亡,減少國內輿論壓力,也是美國的強項和更為保險的手段。
  不管奧巴馬採取何種方式介入伊拉克內戰,都是對其伊拉克撤軍政策的顛覆。在共和黨看來,這足以證明奧巴馬伊拉克撤軍政策的失敗,恰好給予共和黨杯葛和攻擊奧巴馬政府的口實。而且,若奧巴馬“2.0版”的伊拉克軍事干涉,難以取得預期效果,美國將再陷伊拉克泥淖。美國政媒和民間,將會調轉槍口,從不堪迴首的“1.0版”的小布什批判轉向針對奧巴馬的口誅筆伐。
  兵貴神速。奧巴馬要軍事介入,亟需表現出決斷力。否則,“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極有可能攻下巴格達。從“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的最新聲明看,極端組織的目標就是巴格達,稱“戰鬥將在巴格達打響”。晚一步介入,不僅是伊拉克的災難,也是美國的重大挫折,甚至全球都深受其害。
  對美國而言,將宣告美國兩任政府“民主化”改造伊拉克的徹底失敗。關鍵是,美國領導力和公信力在中東和全球顏面盡失。此外就是全球油價攀升,對尚在恢復階段的全球經濟不啻新的打擊。這個遜尼派極端組織,也可能會培養出更多的本拉登,在美國、歐洲和全球製造恐怖主義事端。
  所謂“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的崛起,不僅讓美國而且也讓世界大吃一驚。一個缺乏後援軍力(軍備潛力只有萬名)的極端宗教組織,何以有如此之強的攻城略地能力?這不能不從中東的宗教生態說起。
  伊斯蘭教,在中東形成分野的遜尼派和什葉派,伊朗、敘利亞、黎巴嫩等少數中東國家為什葉派,包括沙特在內的其他國家為遜尼派。在伊拉克,薩達姆時代的統治雖然充滿爭議,但很好地協調了各派利益並使整個國家世俗色彩較為濃厚。基於此,美國在“兩伊”戰爭時,和伊拉克站在統一陣線。
  複雜的是,在美國的中東戰略中,美國和遜尼派國家關係良好,和什葉派的伊朗、敘利亞是仇讎關係。但弔詭的是,和美國為敵的“基地組織”領導人奧薩馬•本拉登卻是遜尼派。而且美國反動伊拉克戰爭扶植起來的馬利基政府則屬於什葉派。馬利基政府和美國在中東最大敵人伊朗的關係又很好。
  這場伊拉克內亂,呈現出眼花繚亂的複雜生態。在美國還未出兵助力伊拉克政府之時,伊朗已經決定派兵助其什葉派鄰國平叛。因而,在伊拉克極有可能出現美國和伊朗這對敵人並肩作戰的情況。由此亦知,叛軍組織,則得到了美國中東盟友沙特等遜尼派國家的支持。伊拉克內戰,其實是什葉派和遜尼派爭奪勢力範圍的宗教戰爭。當然,伊拉克的庫爾德人也趁火打劫。
  而這,更讓美國尷尬萬端。幫助馬利基政府平叛,是美國道義責任,卻在客觀上扶植了伊朗的勢力。美國的兩難,也說明美國的中東戰略紊亂失序。(張敬偉)  (原標題:聯合早報:伊拉克的美國選擇和宗教生態)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xw98xwgxc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